關顧晚期癌症病者,要訣在認識其面對死亡挑戰之階段。理由是關顧者需要和病人同行伴走,幫他渡過生命終站前每一個階段。

上文曾經介紹Kubler-Ross醫生的五個死亡階段論,及指出這個階段論並不正確。理由是:人的情緒不能以邏輯形式發展。另一位醫生Robert Buckman以病程,生理狀況指出晚期病者有三個死亡階段。上文指出:以生理代替情緒發展較為可取。本文將加入對華人病者的觀察,向您介紹本人之四個死亡挑戰階段論,以作關顧者之參考。並於每個階段之後,簡介如何以真理及愛心對待病者,簽訂適合華人文化之關顧策略。以下為以簡表方式,羅列各階段及其相關策略。

■ 回應噩耗時期(病者之回應往往基於病者性格理型Personality及價值取向。) 關顧策略:認清病者的性格理型,與病者談論噩耗,以真理幫助病者接納事實,和決定餘生方向。

■ 積極另類治療時期(另類治療在華人中指中草藥及成藥兩大類) 關顧策略:協助病者及家人認識另類藥物及營養品。並按真理處理其希望與失望的心境。

■ 積極緩和(安寧或頤養)護理時期(Palliative Care可譯作緩和護理或頤養關顧) 關顧策略:協助病者及家人與醫護人員溝通,配合緩和護理,並按真理處理病者與家人的預期哀悼心情(Anticipating Grief)。

■ 臨終時期(視乎病情,病者臨終時可分為昏睡主導臨終期或幻覺主導臨終期) 關顧策略:協助病者寧靜安養,協助家人了解病者臨終時期之表現,直教生死兩相安。

根據本人研究及觀察,西方文化中的醫護人員,視病者為治療之決策者,病者自然有權知道病況與治療方案。華人文化中,病者家人纔是治療方案之決策者,病人是受保護的,免受刺激者。學者對死亡階段研究,先後以情緒、生理作生命終站的階段。至於華人文化因素,西方學者自然甚少涉獵,有些城市華洋雜處,兼收並蓄東方及西方研究資料,祈待賢者共同交流,直教生死兩相安,是為至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