龔振成

最近,「角聲癌症關懷」接觸到的幾個癌友的家屬都面臨一個類似的難題,就是他們年長的父親或母親被診斷出癌症時,要不要將實情告訴他們。當兒女不想讓父母知道時,通常他們的顧慮是怕他們的父母過分的憂慮、造成情緒的困擾、無法承擔這個事實、覺得無助、沒有盼望、或想放棄等。這樣的顧慮是很平常的。有時候兒女認為不告知是要保護年長的父母,因此兒女寧可自己承擔這個重病的憂傷,也不願意將這個難過的消息告訴他們的父母。有時作兒女的也不知道如何與父母溝通。因此,在這個過程中,做兒女的承擔了許多精神壓力,甚至睡不好或吃不下飯。到底,當年長的父母親罹患癌症時,做兒女的是否應當誠實地與他們溝通?對有些人來說,這是一個不容易面對或回答的問題。

這種情況通常發生在當醫生無法與病患直接溝通時。有時,台灣或大陸的病患家屬會特意要醫生隱瞞病情。在美國,醫生有直接告知病人的責任,病人也有了解自己病情的權利,通常隱瞞的事是比較不會發生。有時當醫生無法與病患直接溝通而需要通過病患的兒女做翻譯時,兒女便會自己隱瞞事實,連醫生也不曉得病患並沒有被告知實情。

但是,當一個人經過一連串的檢查後或者癥狀越來越厲害時,他難道不會懷疑他是否得了什麼重病嗎?倘若病人需要繼續進行治療,要隱瞞實情是不容易也是不可能的事,畢竟父母親再無知早晚也會心裡明白。除非病人的癌症已經是晚期,治療沒有用處,兒女可能為父母做決定不作治療,也不告知了。如果父母的癌症是晚期,而兒女隱瞞事實或不告知實情時,父母親是否被剝奪了把握自己人生最後一程的機會呢?如果他們了解自己的狀況,他們是否會用自己的方法來面對他們要走的路呢?或者,他們還有一些未了的心願還想把握機會完成呢?到底,病人是否應當有了解他自己病情的權利呢?或者,這個權利是由兒女來掌控的呢?

事實上病情的告知不是“要不要”的問題,而是“如何”的問題。告知需要使用一些合宜的溝通技巧,並且強調人性和體貼人意。當醫生或家屬要溝通病情時,他要了解病人的個性,教育背景,人生哲學,信仰,親人的支持,和他是否希望知道實情。告知時,可以用5個W和1個H來引導。

Why
為何要告知:確定病情的告知是對病人有益處的。最重要的是先確定病人想知道實情。

What
告知的內容:先了解病人已經知道多少,他還想知道多少。告知的內容要根據他的需要和他聽到時的初步反應。

Who
由誰來告知:這個人最好是病人信任的人。可能是醫生,某位親人,或者是牧師。

When
何時:當病人問起他的狀況時或對一些事產生懷疑時。他可能已經預備好要面對它了。這時,家人最好要把握機會,不要刻意拖延或繼續隱瞞。

Where
何地:在一個病人覺得安全,有隱私,並且能夠得到支持的地方。

How
如何:不要用粗魯的話和隨意的態度。要使用真誠和溫柔的態度和病人容易理解的話。一方面觀察病人的反應,並適時地提供情緒的支持。

如同通過鐵路平交道時要停、看、聽一樣,在告知的過程中告知者也要注意停、看、聽病人的反應。察看和聆聽病人的回應,是整個告知的過程中最重要的步驟。當告知者能夠適時地提供病人所需要的情緒支持時,原本負面的擔憂可能不存在,病人和家屬反而能夠同心面對前面要走的路。

如果你是年長者當你看到這篇文章時,最好你能夠藉機與你的家人談談你生大病時,你想不想知道實情或你希望家人如何與你溝通病情。甚至你也可以與家人談談面對死亡或面對生命末期臨終照顧時的看法。聖經說,按者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亡既然是每個人都要面對的事實,如果有機會事先與家人溝通分享,當事情臨到時,家人才不會手足無措。當然,如果你能夠信靠耶穌,心裡有永生的盼望,面對死亡就不再是可怕的事,反而是一個可以期待的事,因為基督徒的死是進入永遠與神同在的開始。在神所預備的天家,神要擦去一切的眼淚,那是一個不再有死亡,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的地方。倘若你還沒有這個永生的確據,盼望你現在就接受耶穌那赦罪的恩典並且一生信靠祂。當你信靠耶穌時,祂賜下聖靈與你永遠同在。當你心裡有聖靈時,你自然也有真正的平安。如果你想進一步了解如何信耶穌,歡迎你與基督徒、教會、或「角聲癌症關懷」(408)263-8585聯絡。願神祝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