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兄姊妹主內平安,我是李姐妹。【人心籌算自己的道路,唯耶和華指引他的腳步。】 箴言 16:9。 我的生活一向很單純, 家、公司、教會三點一線,常年樂此不疲,工作上一直很順利。甚得上司和同事們尊敬的我以為自己再勤奮幾年就可安享晚年了。2017年是我人生的一個轉捩點,去年因合併時公司裁掉了不少職員,也有不少同事請辭了工作,每當此狀況發生都會引起辦公室內小小的囂動與同事間彼此無奈的眼神。我在禱告中將自己未來的路恭敬地交給神來掌管,因祂瞭解我的處境,祂知道我的一切!每每禱告後神給我的回答是"安靜等候" 四個字。

十月份新公司正式接收,資深的職員都被解僱,當然我也不例外。在二十幾年的工作中,我並不會對於裁員而感到意外。我心中想:神做事有定時, 所發生的都有祂的美意在。感謝神的恩典夠用!公司給我一份提早退休計劃,我將自己部門的工作交待清楚後很禮貌的地離開了。提早退休可以卸下工作上的壓力,但我敬愛的四哥卻突然在這個關口重病,一蹶不起 。哥哥是一位平日談笑風聲從不生病的弟兄,但僅僅經過不到三個月的治療,他就因肝癌末期返回天家。我一時無法承受 , 終日鬱鬱寡歡、以淚洗面、食不知味也不想出門,就這樣一日日過去, 體重驟降二十多磅。從前要減重始終達不到目標, 當時卻每天擔心站在磅秤上指針又往左偏。我自言自語著:"該不會患上憂鬱症了吧 ! " 

2018年的三月,在每半年一次的肝科檢查中, 醫生審查了我過去的記錄,發現我的體重驟然下降。我把家中最近發生的事情告訴了醫生, 她要我即刻去做血液檢查。數日後醫生回電給我女兒,要我立即回診。當時女兒請了假陪我一道去會診, 她一再安慰鼓勵我:“媽媽不要著急, 我們有耶穌哦! ” 那時我心中很複雜,腦子裏一片空白,心中暗暗呼求神! “慈悲的神請袮原諒我! 也許我做了不討袮喜悅的事。求袮憐憫我的軟弱與不足 , 如果沒有袮我什麼也不行的。謝謝袮垂聽我的呼求和禱告, 奉耶穌基督得勝的名祈求,阿們!”經過醫生與保險公司連絡後為我安排再次做血液和MRI檢查。

   【喜樂的心乃是良藥,憂傷的靈使骨枯乾。】箴言 17:22。在等待檢查報告的期間,時間好像過得特別慢。當晚聖靈提醒我要感謝父神保守一天的行程平安順利,在哭泣中祈求父神原諒我任性、傷心流淚而忘記自己常安慰人的經句【喜樂的心乃是良藥,........ 】。也忘記哥哥在病床上信了主, 他已回了天家,終有一日我們都要在天上再相見。我懇求滿有憐憫與慈愛的主耶穌, 請祂用施恩的手抹去我憂傷的眼淚。不管檢查報告出來的結果是如何,我都願意謙卑順服祂的安排並安靜在禱告中等候祂。我相信我的神是又真又活的神,我是祂造的,祂必不撇下我。禱告完後我突然聽到一個聲音,剎那間, 眼淚收住,心中也釋放了。從那夜起我不再為哥哥離去而流淚,而再來的幾天卻在夢中看到哥哥微笑看著我說:“好好休息, 好好保重”。

幾天後,醫生告訴我第二次血液檢查中肝癌指數(AFP)明顯的下降, MRI也照不出問題。感謝神的憐憫! 我告訴醫生預計在四月中回台處理哥哥的事情,醫生也為我預約六月回來做複診。我帶著一顆喜樂感恩的心回台辦事,僅僅10天後便回到紐約。六月底複診還是做了相同的血液檢查及超聲波. 両天後看報告時, 醫生慎重的告訴我肝癌(AFP)指數上升比先前的還高,並需要馬上預約再次MRI檢查。 重複的檢查使我的信心更加堅定依靠仰望祂,因為我知道祂是我的神,是我的高台, 是我的山寨, 更是我的力量。次日在醫務員進行MRI的檢查過程中十分嚴謹地一照再照,我躺在冰冷的長筒機器裏默默禱告說:“父神呀! 袮是我的救主。願袮的眼目如火炬般照亮在我的肝臟上,使技術員能找到哪裏出了問題,因袮與我同在我就不至懼怕,謝謝阿爸父袮垂聽孩子不配的祈求,如此禱告奉主耶穌得勝的名,阿們!” 果然這次MRI檢查顯示出肝的背面與膽相近的部份有個陰影,醫生在電話上告訴女兒和我這個消息後,提出西奈山醫院有位專治肝腫瘤和肝移植的權威主任醫師, 一個星期只來皇后區看診一次, 本星期五他會來, 如果有空缺問我想不想見他? 我毫不猶疑說"當然想"。經醫生迅速幫忙打電話接洽、聯絡後。她語氣高興的回答說: 妳很幸運, 正好有人取消預約就把妳的名字補上了。星期五中午我們會見這位西奈山的權威肝腫瘤科主任醫師, 是位非常親切和藹的猶太醫生, 經過他的耐心和細心的解釋, 知道這是早期的惡性腫瘤。醫生決定在二個星期內施行手術切除它。原本肝臟手術是大手術,但因屬早期腫瘤不大所以可用簡單的腹腔鏡手術,切下來的腫瘤必須做切片化驗後再做決定是否須要做進一步的治療。

手術的當天早上,弟弟和女兒陪我到醫院 ,一路上弟弟問我緊張嗎?我搖搖頭心裏感到非常平靜。因為我知道我的神已與我同在, 沒有懼怕。我也知道教會的牧師和好多弟兄姐妹及家人在為我禱告。醫生與她的團隊原預計4小時的手術程序卻在2小時就順利完成。哈利路亞 !感謝神。在手術後恢復室內,麻醉藥甦醒後我便開始下床走動,住了四天醫院, 雖然傷口有時會疼痛但癒合的情況非常好。醫生來病床前幾次微笑向我豎大拇指,而我指向天並告訴她是耶穌不是我,是耶穌安排了一位好醫生和醫療團隊。她也向我指天,哈利路亞!

感謝主陪伴我行過死蔭幽谷,給我經歷出死入生的機會,讓我可以用自己的見證來讚美榮耀主的名。安靜的休養、平安與喜樂的相隨,使我的身心靈更加健康。徹底告別了陰鬱與眼淚,抑鬱的狀態漸漸好轉,我已可以正視自己的疾病與兄長的離世。在這段人生的低谷,聖經是我的良師益友,一生一世頌讚感謝奇妙的神。 【喜樂的心乃是良藥,憂傷的靈使骨枯乾】,我要用心靈和誠實敬拜讚美主基督。再次感謝教會牧師, 師母和代禱小組的同工們及弟兄姊妹們為我持續禱告,感謝為我轉診去西奈山醫院的小醫生,她是我教會長大的小天使,願上帝賜福您們。除此之外, 感謝神, 讓我在去年參加角聲週年慶時聽到勞伯祥牧師的演講後深受感動。心想「主呀!我像那壓傷的蘆葦,袮不折斷。將殘的燈火,袮不吹滅。我如此微不足道袮卻憐憫看顧我。我又如何回報袮呢? 而成為袮手中的器皿呢?」當時手中拿著那張角聲協工募召表,我決心為主擺上自己來學習服事關懷。幾週後我收到陳熾牧師的電話, 並約面談。我告訴他自己的見証並誠心願意加入當角聲癌協義工團隊,因這份工作可以藉著主耶穌的愛和醫治大能幫助癌友們走出心中的陰霾和困境。因與癌同行並不害怕, 害怕是我們心中沒有耶穌。有了主耶穌的同在就有了信心,因祂是天上地下永遠坐在神寶座右邊得勝的王。

感恩陳牧師介紹我認識癌症協會危主任並當該部門的協工。感謝神! 同時我也認識Linda姐妹、伯特利教會的張牧師和師母, 朱牧師和怡康展翅的郭牧師及其他姐妹們。第一次參加心靈加油站時認識Michael 長老和身旁竟有這麼多的精兵勇士見證人,"如同雲彩圍繞著我們,就讓我們脫去各樣的重擔和容易纏累我們的罪,藉著忍耐去跑那擺在我們前面的賽程"。親愛的癌友們, 主耶穌知道並看到我們的辛苦奮戰。靠著祂給我們那無限的愛(禱告)和安慰(聖經經文)及永恆的恩典(白白得救恩與永生的盼望)。我們一起勇敢抗癌,將來成為衆人的祝福更榮耀天上的父神! 阿們。

《常常喜樂》弟兄姊妹主內平安,我是李姐妹。【人心籌算自己的道路,唯耶和華指引他的腳步。】 箴言 16:9。 我的生活一向很單純, 家、公司、教會三點一線,常年樂此不疲,工作上一直很順利。甚得上司和同事們尊敬的我以為自己再勤奮幾年就可安享晚年了。2017年是我人生的一個轉捩點,去年因合併時公司裁掉了不少職員,也有不少同事請辭了工作,每當此狀況發生都會引起辦公室內小小的囂動與同事間彼此無奈的眼神。我在禱告中將自己未來的路恭敬地交給神來掌管,因祂瞭解我的處境,祂知道我的一切!每每禱告後神給我的回答是"安靜等候" 四個字。十月份新公司正式接收,資深的職員都被解僱,當然我也不例外。在二十幾年的工作中,我並不會對於裁員而感到意外。我心中想:神做事有定時, 所發生的都有祂的美意在。感謝神的恩典夠用!公司給我一份提早退休計劃,我將自己部門的工作交待清楚後很禮貌的地離開了。提早退休可以卸下工作上的壓力,但我敬愛的四哥卻突然在這個關口重病,一蹶不起 。哥哥是一位平日談笑風聲從不生病的弟兄,但僅僅經過不到三個月的治療,他就因肝癌末期返回天家。我一時無法承受 , 終日鬱鬱寡歡、以淚洗面、食不知味也不想出門,就這樣一日日過去, 體重驟降二十多磅。從前要減重始終達不到目標, 當時卻每天擔心站在磅秤上指針又往左偏。我自言自語著:"該不會患上憂鬱症了吧 ! " 2018年的三月,在每半年一次的肝科檢查中, 醫生審查了我過去的記錄,發現我的體重驟然下降。我把家中最近發生的事情告訴了醫生, 她要我即刻去做血液檢查。數日後醫生回電給我女兒,要我立即回診。當時女兒請了假陪我一道去會診, 她一再安慰鼓勵我:“媽媽不要著急, 我們有耶穌哦! ” 那時我心中很複雜,腦子裏一片空白,心中暗暗呼求神! “慈悲的神請袮原諒我! 也許我做了不討袮喜悅的事。求袮憐憫我的軟弱與不足 , 如果沒有袮我什麼也不行的。謝謝袮垂聽我的呼求和禱告, 奉耶穌基督得勝的名祈求,阿們!”經過醫生與保險公司連絡後為我安排再次做血液和MRI檢查。   【喜樂的心乃是良藥,憂傷的靈使骨枯乾。】箴言 17:22。在等待檢查報告的期間,時間好像過得特別慢。當晚聖靈提醒我要感謝父神保守一天的行程平安順利,在哭泣中祈求父神原諒我任性、傷心流淚而忘記自己常安慰人的經句【喜樂的心乃是良藥,........ 】。也忘記哥哥在病床上信了主, 他已回了天家,終有一日我們都要在天上再相見。我懇求滿有憐憫與慈愛的主耶穌, 請祂用施恩的手抹去我憂傷的眼淚。不管檢查報告出來的結果是如何,我都願意謙卑順服祂的安排並安靜在禱告中等候祂。我相信我的神是又真又活的神,我是祂造的,祂必不撇下我。禱告完後我突然聽到一個聲音,剎那間, 眼淚收住,心中也釋放了。從那夜起我不再為哥哥離去而流淚,而再來的幾天卻在夢中看到哥哥微笑看著我說:“好好休息, 好好保重”。幾天後,醫生告訴我第二次血液檢查中肝癌指數(AFP)明顯的下降, MRI也照不出問題。感謝神的憐憫! 我告訴醫生預計在四月中回台處理哥哥的事情,醫生也為我預約六月回來做複診。我帶著一顆喜樂感恩的心回台辦事,僅僅10天後便回到紐約。六月底複診還是做了相同的血液檢查及超聲波. 両天後看報告時, 醫生慎重的告訴我肝癌(AFP)指數上升比先前的還高,並需要馬上預約再次MRI檢查。 重複的檢查使我的信心更加堅定依靠仰望祂,因為我知道祂是我的神,是我的高台, 是我的山寨, 更是我的力量。次日在醫務員進行MRI的檢查過程中十分嚴謹地一照再照,我躺在冰冷的長筒機器裏默默禱告說:“父神呀! 袮是我的救主。願袮的眼目如火炬般照亮在我的肝臟上,使技術員能找到哪裏出了問題,因袮與我同在我就不至懼怕,謝謝阿爸父袮垂聽孩子不配的祈求,如此禱告奉主耶穌得勝的名,阿們!” 果然這次MRI檢查顯示出肝的背面與膽相近的部份有個陰影,醫生在電話上告訴女兒和我這個消息後,提出西奈山醫院有位專治肝腫瘤和肝移植的權威主任醫師, 一個星期只來皇后區看診一次, 本星期五他會來, 如果有空缺問我想不想見他? 我毫不猶疑說"當然想"。經醫生迅速幫忙打電話接洽、聯絡後。她語氣高興的回答說: 妳很幸運, 正好有人取消預約就把妳的名字補上了。星期五中午我們會見這位西奈山的權威肝腫瘤科主任醫師, 是位非常親切和藹的猶太醫生, 經過他的耐心和細心的解釋, 知道這是早期的惡性腫瘤。醫生決定在二個星期內施行手術切除它。原本肝臟手術是大手術,但因屬早期腫瘤不大所以可用簡單的腹腔鏡手術,切下來的腫瘤必須做切片化驗後再做決定是否須要做進一步的治療。手術的當天早上,弟弟和女兒陪我到醫院 ,一路上弟弟問我緊張嗎?我搖搖頭心裏感到非常平靜。因為我知道我的神已與我同在, 沒有懼怕。我也知道教會的牧師和好多弟兄姐妹及家人在為我禱告。醫生與她的團隊原預計4小時的手術程序卻在2小時就順利完成。哈利路亞 !感謝神。在手術後恢復室內,麻醉藥甦醒後我便開始下床走動,住了四天醫院, 雖然傷口有時會疼痛但癒合的情況非常好。醫生來病床前幾次微笑向我豎大拇指,而我指向天並告訴她是耶穌不是我,是耶穌安排了一位好醫生和醫療團隊。她也向我指天,哈利路亞!感謝主陪伴我行過死蔭幽谷,給我經歷出死入生的機會,讓我可以用自己的見證來讚美榮耀主的名。安靜的休養、平安與喜樂的相隨,使我的身心靈更加健康。徹底告別了陰鬱與眼淚,抑鬱的狀態漸漸好轉,我已可以正視自己的疾病與兄長的離世。在這段人生的低谷,聖經是我的良師益友,一生一世頌讚感謝奇妙的神。 【喜樂的心乃是良藥,憂傷的靈使骨枯乾】,我要用心靈和誠實敬拜讚美主基督。再次感謝教會牧師, 師母和代禱小組的同工們及弟兄姊妹們為我持續禱告,感謝為我轉診去西奈山醫院的小醫生,她是我教會長大的小天使,願上帝賜福您們。除此之外, 感謝神, 讓我在去年參加角聲週年慶時聽到勞伯祥牧師的演講後深受感動。心想「主呀!我像那壓傷的蘆葦,袮不折斷。將殘的燈火,袮不吹滅。我如此微不足道袮卻憐憫看顧我。我又如何回報袮呢? 而成為袮手中的器皿呢?」當時手中拿著那張角聲協工募召表,我決心為主擺上自己來學習服事關懷。幾週後我收到陳熾牧師的電話, 並約面談。我告訴他自己的見証並誠心願意加入當角聲癌協義工團隊,因這份工作可以藉著主耶穌的愛和醫治大能幫助癌友們走出心中的陰霾和困境。因與癌同行並不害怕, 害怕是我們心中沒有耶穌。有了主耶穌的同在就有了信心,因祂是天上地下永遠坐在神寶座右邊得勝的王。感恩陳牧師介紹我認識癌症協會危主任並當該部門的協工。感謝神! 同時我也認識Linda姐妹、伯特利教會的張牧師和師母, 朱牧師和怡康展翅的郭牧師及其他姐妹們。第一次參加心靈加油站時認識Michael 長老和身旁竟有這麼多的精兵勇士見證人,"如同雲彩圍繞著我們,就讓我們脫去各樣的重擔和容易纏累我們的罪,藉著忍耐去跑那擺在我們前面的賽程"。親愛的癌友們, 主耶穌知道並看到我們的辛苦奮戰。靠著祂給我們那無限的愛(禱告)和安慰(聖經經文)及永恆的恩典(白白得救恩與永生的盼望)。我們一起勇敢抗癌,將來成為衆人的祝福更榮耀天上的父神! 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