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青萍2002年11月24日感恩見証

一九九一年三月我從中國武漢來到美國,陪丈夫攻讀學位,正趕上先生的受洗日,我看他滿有喜樂,我也以一顆單純的心高興地決志信了耶穌,次年的十月份接受了洗禮成為一名基督徒(當時,我們在肯塔基州的萊城教會) 。九三年底我們搬到灣區,在三一華人浸信會參加各樣活動。

我有一位非常愛主,非常體貼我的丈夫,有三個可愛懂事的孩子。老大是兒子在中國出生,來美的時候只有七歲,老二是女兒,老三是兒子分別在美國出生,我們的家庭十分美滿溫心,我和先生在教會有些事奉,孩子們在教會這個大家庭裏面長大,健康的成長著。到九七年中我們全家一直過著平平安安幸福美滿的生活。可是到九七年底小兒子(Joseph)罹患了白血病(血癌),當時他才一歲半,這突如其來的消息讓我一時無法接受,我驚慌、恐懼,我問神為什麼?為什麼讓我這麼小的兒子罹患癌症,他很可愛、很活潑、很愛教會、很愛耶穌。所得到答案“不知道”,我們相信神一定有祂的美意。那時候教會的牧師,弟兄姊妹們天天為小Joseph迫切的禱告,求神托住他,用醫治的大能醫治他。認識教會有一位非常愛主的姊妹黃小曼女士,在安慰我的時候講的一句話「我們沒有辦法知道神為什麼允許這件事的發生,但我們相信神一定有祂的美意,我們也沒有辦法知道每天有什麼事情發生,我們只有“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馬6:34)」,從那以後,我開始學會交托,學會了依靠神。Joseph就這樣小小的身體裏接受了不可忍受的化療,我開始學習關于癌症病人的護理,學會了在病魔中跟Joseph一起禱告,在他小小的心靈中種下了禱告是戰勝一切疼痛的種子,每逢他身體有不舒服,如拉肚子、口嘴生瘡、大便乾燥、發燒、打針、吃苦藥物,他都要叫我為他禱告,禱告完後他頓時覺得好轉,就這樣靠神的大能過去了兩年半。

不料在二千年的三月,他的血癌第一次復發了,這時候我沒有問“為什麼”?沒有驚慌,只有一個信念,相信神會繼續托著他、醫治他。第二個治療方案開始,這一次較上次所用藥和藥量都要強,並且加上了放射治療,小小的Joseph仍然堅強的忍受著,當他化療完後,他的局部皮膚就像燒傷一樣,紅腫破爛,我看在眼裏,痛在心裏,恨不得這痛苦在我身上,我常常含著眼淚,默默的向神求,求神憐恤這孩子,將他的痛苦減輕,神真聽我的禱告,也為他預備了很好的皮膚護理藥物,一個星期後皮膚就有好轉了。我們全家都非長常高興,我們讚美神,神加力量讓Joseph渡過了第二次的化療和放療,我們全家高高興興渡過了廿世紀,迎來了廿一世紀的第一個春天,可是當我們誇入新世紀的時候,我們家又發生一連串的不幸。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九日我先生發現罹患直腸癌,三月份小Joseph又一次全身性血癌的復發,四月份我先生要做直腸癌切除手術治療,五月份先生被公司裁員,七月份小Joseph要住進醫院做骨髓移植手術,面臨著要尋找骨髓,面臨著精神和經濟各方面的壓力,神又一次的將信心的功課擺在我們家人面前,“因為知道你們的信心經過試驗,就生忍耐;但忍耐也當成功,使你們成全,完備,毫無缺欠。“ (雅1:3~4)。我們家又開始艱難的路程,在人看來是多麼難過的關,可是我們不靠自己,只靠叫人從死裏復活的神(林後1:9),苦難叫我們親近神、更敬畏神、更堅信神,神會差派“耶和華的使者在敬畏祂的人四圍安營,搭救他們。”(詩34:7) 奇蹟真的發生了,四月份我先生順利地做癌瘤切除手術,小Joseph骨髓尋找工作也開始了,在這時,一位在美國癌症協會華人分會做義工,從來未見過面的非常有愛心的基督徒林爾羊先生出現了,他曾幫助過不少病患者,這次他的愛臨到我們家裏,他把我們家所發生的情形告訴了其他幾位愛主的朋友,請他們為我們禱告,並由他們發啟了一場為小Joseph捐獻骨髓活動,他們在華人新聞報紙、電視台、號角報刊、電台、華人教會發送信息。“神啊!袮的力量何等之大,的憐恤使人感動。”很多華人教會、美國癌症協會華人分會、一些團體、成千上萬的愛心人士、‘親友們都來關心我們這個家庭,都踴躍參加捐血活動,那感人的場面是我一輩子也不能忘記,多少基督徒,愛心人士獻出了他們的愛。

經過三個多月的尋找,終於在六月十九日找到一個臍帶血(不是非常吻合),實在讓我我們心喜淚流,因為Joseph不能再拖,七月廿五日他住進UCSF醫院,開始了骨髓移植,那時我先生正是手術後的恢復期,我二十四小時需要守護在醫院裏,這時候教會小曼姊妹組織了一個做飯小組,由許多教會弟兄姊妹們自願承擔輪流送飯菜來照顧我另兩個孩子和我先生的生活,他們還負責送我女兒上下學。有一對非常愛主,非常有愛心的年青夫婦,太太叫安娜(Anna),她每天都燉好幾個小時的補湯送去我家或托人送去醫院來調養我先生和小Joseph身體,實在是令人感動,實在是為她那真誠的愛心獻上我們的感恩,在那幾個月中我們不斷收到來自我們教會、加拿大某教會、香港一對愛心基督徒、美國許多城市華人教會、灣區許多教會、美國癌症協會中國人基金會、親友們、醫護人員的慰問卡、鼓勵信、聖詩錄音帶和經濟上的援助、我們的牧師、師母、不少弟兄姊妹到醫院探望,為我們不斷地禱告,讓我們全家感到“他在無可指望的時候,因信仍有指望。”(羅4:18a)“ 神是我們的避難所,是我們的力量,是我們在患難中隨時的幫助。”(詩46:1) 我在那段時間所領受到從神那裏來的一股力量,無論在醫院二十四小時護理小Joseph,還是有時趕回家照顧先生,都有神的話語托住我,“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申33:25b) 非常感謝主,先生在病患其期間還堅守他的信仰,無論是在美國或是在中國(病患後期西醫沒有藥物,只有回中國求中醫),他都用自己美好行為為主作見証,讓許多人看到他的好行為而願意接受主耶穌。

但小Joseph由於嚴重的排斥反應,先生癌瘤快速的轉移,都無法醫治,於二零零一年九月和二零零二年一月時隔三個月,分別蒙主恩召,回了天家,他們離開了我們,暫時的離開,我們在情感上是難捨難分,但我們的心裏有盼望,我們知道總有一天在天上會相見,雖然我們經過一場悲慘和苦難的經歷,但神能夠將悲慘轉為祝福,當我回憶這段經歷的時候我和我的家人常常數算神的恩典,也讓我懂得了依靠祂的必要性,也讓我知道我們生活在罪惡中,我們不知今天明天怎麼樣,但我們知道神掌管明天。

若神不把我放在試煉中,我也不知道我有多少信心,雖然我們遇到這一年串的苦難,但神“我也必叫時雨落下,必有福如甘霖而降。”(結34:26) 神將各樣,不只一樣,如一條金鍊一般,一一降下,祂在我們走的這苦難的道路上開了一條更有盼望的新道,讓我和我的孩子們健康的越見成熟,神沒有撇下我們,祂時時與我們同在,刻刻托住我們。大兒子今年就以優異的成績拿到全獎,同時拿到Bill Gates的領導獎學金上了UC Davis,我們搬了新的地方,找到我們喜愛的教會,女兒也非常聽話懂事,我們更齊心敬拜我們的主耶穌,我們學會了如何接受愛,如何奉獻愛,正如聖經所說“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羅8:28),我不是一個剛強的人,但神能使我剛強站起來,祂能使我重新得力,使我們在苦難中仍有平安。